南台永远爱渚薰

孤独的尽头是自由。
瞅瞅置顶是个好习惯。

昨日天堂·番外二(r警告) by南台

本文有㙂!!!

链接发评论区(r)

http://www.iyuji.cn/iyuji/s/cDdmRDVEOXJ4ZWROMUo5YUY5ckV0dz09/1575183285775118

2019-12-01

不寒骨 主题歌 词曲by南台君子

词の初稿


风吹过来时的路上


黄沙漫漫


飞向遥远的地方


提玉幺  挥刀


朝思暮想


未解春心动


方知亡人痛


一夜雪满都城


故去的人总像


一盏灯 照亮远方


冰冷的山河却似


梦魇 缠绕他乡


要守的边关


想护的你


将匈奴  扬灰挫骨


为何寒彻了尸骨


赤红了双目


方知春心动


那年的誓言犹在耳畔


深宫依旧


临行的回眸


铁衣难着


待从头


此情难成

2019-11-24

不寒骨(十二至十三)完结篇 by南台君子

(十二)


祁连在军帐里待了三日。


不饮食,不休息。


背四书五经也未曾如此用功。


“将军,”林春寒掀开军帐,这时候也只有他敢这么做了,“三皇子……的事情,皇上那边已经知道了,皇上下昭,将尸骨运回皇都。”


“……那就说,尸骨无存。”他的嗓子粗粝而沙哑。


“将军这是要……欺君?”此话当真是诛心。


沉默。


“若是将军执意如此,春寒定当鞠躬尽瘁。”


祁连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只是,人亡了,将军能怎么办?”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这尸骨终有一天会腐烂,届时……”


“够了,”祁连闷声道,“你……先出去吧,我需要一个人冷静。”


那赤红的双目,...

2019-11-24

策江山(文案) by南台君子

社团企划,民国风,长度和凰儿差不多,两三千字左右,写完肝昨日天堂。社会主义兄弟情,我擅长。

///


策得江山尽眼底,策不得人心。


他比魑魅魍魉还令人惊惧。


“回这位爷,”那花旦一开口,竟是男子清爽的音色,“在下萧旧词,辞旧迎新倒过来就是。”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他只唱花旦,他是京城第一名角。


“呵,玩弄权势不好玩么?比被人踩在脚下有趣的多吧。”


“旧辞,你是我唯一的知己。”


“可愿同我共享这河山?”他眸中有光,欣喜着问道。可对萧旧辞来说,却如一瓢冷水猛然泼下,浇醒了他的黄粱一梦。


“若将军不得平安,得到这江山有何用?”


“顾将军...

2019-11-23

昨日天堂(文案) by南台君子

文案

若世人笑眼心盲,我愿舍身祭鬼。


他曾一度为那些愚民倾尽力量,仿佛被“神”一字蒙蔽双眼,他失了控,可我并不愚蠢。


“为何你不曾爆发愤怒?为何不曾脱去那虚伪的神的皮囊?”

“荒原里沉睡的野兽,比宇宙中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安静。

“你令我爆发,我为何要在你眼前爆发?你让我脱去身上的皮囊,以最真实的姿态立于这个世界,那这个世界会接受吗?你又会接受吗?”


懦弱的家伙,永远活在别人的眼里吧。


滔天烈火,他留下最后一眼,黑色的骨血与翅膀腐烂在记忆里,在恶魔的鞭挞下向地狱前进。那个少年,躺在自己的骨灰中,笑了。...


2019-11-22

拂晓

文/南台君子

覆雪之巅,雾霭沉沉,眸如死河。

倘若于沉寂黑暗中醒来,目之所及是无尽雪地,在夜色中愈显深沉,也就不知道希望之光是何模样了。

我时常这么想着,不去争抢些什么,无论朝夕。思绪却正如这雪地般,抓住一星一点的光芒,折射,无限放大。

在我的世界里,长河不息,漫漫蓝叶,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可是他们看不到,无法知晓。

奢求理解吗?不,我不想让自己变得过于简单,别人一眼能看穿。责怪自己吗?不,任何的抉择都是发散的树冠,有多种结局。

可于万般多彩的世界中,独我一人寂静,且不计较得失,自觉几分抽离。

这是拂晓前的挣扎,漫漫长夜中的辗转与哭泣。

至低的温度如冰水包裹着我的躯体,我看到天际霰射的烈火光芒,我以为那是森林...

2019-11-14

置顶 by南台

写个置顶介绍下自己叭……

2021.8.24更新

南台还是在努力学习!

【过去的一年里又没怎么来lof发文,不过产了很多短篇原创,叶圣陶杯和北培都拿了国二,不上不下吧。投了新概念,等结果ing。(好喜欢萌芽!)打算开一个长篇bg,很奇特的故事,雨城男孩女孩的无言之恋,《春江花月夜》。长篇bl发在长佩上了,叫《死月》,起草写了不少手稿,为《春江》练氛围,很抱歉又是BE。】
 这里南台,头像我自设,画师何度菌。南台在老福特上是文手,主攻原创bl虐文,也写同人和一些bg(看兴趣写gl),一般都是短篇,学生党长篇易鸽www

二次元/音乐剧/动漫

语c新人,有小伙伴可以带带我!我们做亲...

2019-11-11

不寒骨(九至十一) 南台君子 作品

不寒骨(九至十一)  南台君子  作品

(九)


御林军的大师傅为祁连铸剑那日,好多王侯将相之子都来看。


熔炉打开,乳白色的蒸汽在空气中氤氲,透过浓重的雾气,隐约可以看到一点剑身。


尽管被这水汽弄的不舒服,祁连仍移不开眼睛,仔仔细细看着每一寸剑身昭示在这河山中。


“祁公子给这剑取个名儿吧。”大师傅擦擦汗,笑。


祁连颔首,靠近剑身,思索着,忽然想起什么,回身挑了下眉,目光直直落入某人眼中。


苏泽:“……?”


再挑眉。


弱弱声:“我……我吗?”


点头。


苏泽承受着周围炽热的目光,艰难开口:“这剑毕竟是祁连哥哥的,苏泽一个外...

2019-11-09

不寒骨(五至八) 南台君子 作品

现在还正常,写到后面就逐渐变态……

哭疯

(五)

一片瀚海黄沙之地。

“祁将军,”瓷器般的人儿看着他,手掌心沁出了汗水,“我想与祁将军比试!”

祁连挑眉,玩味地笑:“三皇子想如何比试?”

苏泽微微有些脸红,依旧是硬着头皮道:“祁将军力能扛鼎,别的苏泽比不过,要比剑。”

围观众人皆有些哗然,祁连武艺超群,其中最出挑的便是剑术。这苏泽虽是三皇子,祁将军念着他的身份定不会下手太重,可这样想必会让祁将军难看吧?

“好。”祁连拔出身侧的剑,挥舞了两下,突然扔出,道:“接着!”

“玉幺?”苏泽稳稳接住,诧异回望他,深色略微飘忽。

祁连并没有理会,随手拿来一把剑,接着长腿迈出,剑锋自苏泽...

2019-11-01

不寒骨 (一至四) 南台君子 作品

南台的文就是,开始有多甜,后来有多虐,不甜就不甜,反正只要虐。

咱祁将军一上来就骂三殿下是屎包,真好。

(一)

雪落黄沙。

这是他在边疆的第五个年头。

元帝二十五年,匈奴大举入侵,祁连被封为安北将军,发配边境,抵御外敌。

他的名字取自于祁连山,父亲是当今圣上所信任的大将军,曾立下赫赫战功。

有个人曾说过,他的名似文人,却偏偏拿起了无眼刀剑,刀锋直指匈奴,却也时常伤到自己。如今那人已在大雪纷飞中远去,而他来到了这穷凶极恶之地茹毛饮血,同那些虎狼之辈抗衡。

“将军,”一名士兵走近,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朝廷送来了一批新兵……”

“何如?”

“是御林军的一支分队……”

祁连挑眉,...

2019-10-26
3 / 5

© 南台永远爱渚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