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永远爱渚薰

孤独的尽头是自由。
瞅瞅置顶是个好习惯。

不寒骨(十二至十三)完结篇 by南台君子

(十二)


祁连在军帐里待了三日。


不饮食,不休息。


背四书五经也未曾如此用功。


“将军,”林春寒掀开军帐,这时候也只有他敢这么做了,“三皇子……的事情,皇上那边已经知道了,皇上下昭,将尸骨运回皇都。”


“……那就说,尸骨无存。”他的嗓子粗粝而沙哑。


“将军这是要……欺君?”此话当真是诛心。


沉默。


“若是将军执意如此,春寒定当鞠躬尽瘁。”


祁连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只是,人亡了,将军能怎么办?”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这尸骨终有一天会腐烂,届时……”


“够了,”祁连闷声道,“你……先出去吧,我需要一个人冷静。”


那赤红的双目,似是混入了什么,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次日,祁连从军帐中走了出来,抱着一个长木箱子,身后拖着麻编成的袋子,在沙地上拉出一道不清晰的血痕。


神色淡然。


帐内挂了四条血染红的白绫。


玉幺的剑鞘带了血腥味。


林春寒说不出话来。


“报——匈奴又攻过来了!”


祁连握紧佩剑,脖子上的青筋凸起,大吼:“杀——”


“杀——”


刀剑无眼的沙场,他的双目如朝阳般红,却黯淡无光芒。他的手指如沙砾般粗糙,却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


一个匈奴人大叫着冲过来,挥刀斩断了他战马的腿。


祁连倒在地上。


就想这样被沙子淹没。


就这样一了百了。


在他的梦里,极端空明安静的地方,那人笑着问:“祁将军,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光?”


视线模糊中,他呜咽着:“我愿意。”


愿意呢。


“啊——”他跳起来,不管不顾地挥起剑,完全是杀红了眼的状态。


“将军!”林春寒吼道。


他却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仍然大叫着斩杀眼前的人,战场上只剩下零星几个人,该死的死,该逃的逃。


“祁将军!”林春寒鼻子发酸,“想想三皇子啊!”


祁连动作有一瞬间的凝固。


“三皇子……他会愿意看到你自伤吗?”


祁连杀死了最后一个人。


“呜……”


男人的嚎啕声,回响在西北的荒漠之中。


“……将军,那盒子里是什么?”


“……幺儿的骨。”


“只是骨吗?”


“嗯,只是骨。”


(十三)


世人皆道安北将军所向披靡,十二年匈奴尽灭。


世人又道安北将军眼里揉不得沙子,却也知道安北将军珍藏一具骨数十年,惟有匈奴尽数灭亡,方可与那骨一同去往阴曹地府。这时,地狱也不是地狱。


他抱着那孩子冰冷的躯体,方觉得自己的灵魂缺失了什么。那是一种永不能相见的凄凉,骨血与他的一同凉透了,心却是烧着的。


他的热血洒在他的尸骨上,便与他一同归去,护他在地狱无忧。


尸骨不寒,人心尚在。


以剑为冢,共葬于覆雪的黄沙之地。


你是我如玉般珍视的幺儿。




全文终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南台永远爱渚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