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永远爱渚薰

孤独的尽头是自由。
瞅瞅置顶是个好习惯。

祝自己十六岁生日快乐

我希望有一天,有人会耐心的看完我写的一大段文字,

有人会听我balabala讲很多内心的想法;

有人会跟我谈天说地,畅聊我们共同热爱的事情;

有人会安静地坐在那,我们每一个都不寂寞;

有人会拿起我的过去,又叫我放下;

有人会一边笑骂着,一边拉着我向前走,

然后在听完我大段的废话后,说:

“臭屁小孩,话真多。”

那时我一定要笑着去拥抱那人,告诉那个人;

“我们都很臭屁啊。”

我会站在TA很远很远的背后,笑着大喊NB;

我会陪TA看日出日落,走过很长的海岸线和生命线;

我会与TA一起哭泣一起大笑,一起抨击我们所恶、追逐我们所爱;

我会陪着这个很傻的臭小孩迎接看起来不那么美好的明天;

我们会活得清淡潇洒,不停留在象牙塔,也不沾染太多世俗的气息;

我们可以从傍晚聊到深夜,然后因为害怕头秃,从清晨聊到正午;

我们做着喜欢的事情,或是相同的,或是有差异的。

可能我会沉溺于音乐,而TA喜欢终日坐在电脑前画画,

我可以跟TA讲我喜欢的古典、民谣或纯音,TA可以慢慢告诉我平涂厚涂的分别;

要么是我拿着配音的剧本翻来覆去,TA抱着吉他彻夜歌唱;

又或者我跟TA讲我的波塞冬号文明,TA笑着指出其中漏洞,构造出完美模型;

还能是什么样子呢?我们歌唱着生命,欢笑着痛哭着到天亮。

就这样一直到时间的尽头。

于是爱情不重要,婚姻不重要。

这些便是漫长人生一切的意义。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要多么努力才能遇到世界上另一个自己呢?

我无时无刻都在变化,变成过去的我不认识不承认不喜欢的模样。

或许我写出这大段的文字,若有人一直耐心地看到结尾,那人便可能是我灵魂最契合的存在吧?

笑。

不做无望的奢想,静待未知的朋友敲响这扇门。

这就是我的生日愿望,我终于走到了从前所渴望的十六岁。

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

我的话也很多很多。


评论
热度 ( 3 )

© 南台永远爱渚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