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永远爱渚薰

孤独的尽头是自由。
瞅瞅置顶是个好习惯。

五盏茶(百合) by南台

五盏茶   by南台

百合 无攻受 知音 快穿 混乱大世界哇咔咔咔咔

我觉得完美的BE就是最好的HE,我只要我觉得不要你觉得(抱头)

赵素×江春

孤亭寒梅照素雪,一江春色映山城。


知人知音不知心。

我认识那个人,熟知她声音,唯独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无论是她的心,还是我的心。


引子

独苏山出了个旷世女魔头,嗜血成性,所及之处十里赤地,血流成河。

但最近几天,她喜欢坐在钟山北冥派的山门口,死死盯着结界口,一脸苦大仇深。

北冥派掌门有些着急,但作为一个冉冉升起的门派,北冥派表示,不怂,毅然派出了首席弟子谢无妄去会一会女魔头。

两人不甚走心地战了二十三个回合,女魔头不耐烦了:“我看这位仁兄也不是很想动武,不如我们都坦诚一点,如何?”

谢无妄很实诚地收了剑,他是一点也不想打,然后道:“那姑娘此次前来是为何?”

女魔头叫江春,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江春。

江春将剑收到鞘中,脸上没什么表情,道:

“我要见赵素,北冥派第一女弟子,你的师妹,赵素。

“我与她是旧识。”


谢无妄看着女魔头,没说什么。他带女魔头去了后山的亭子里,此时正值冬末,些许梅花开着,苍山负雪,别有一番风雅。

江春笑得有些苦涩:“我能有多少时间。”

“五盏茶,”谢无妄语气平淡,“五盏茶之后,桥归桥路归路,你从未认识赵素。”

“这是她说的?”

“是。”

“好,那就五盏茶。”


(一)

第一盏茶。

赵素知道自己中毒已深,她靠着冰冷的墙壁,心中一片荒凉。

自己人生中最后的时刻就要在这监牢里度过了吗?

脚步声。

红衣女子隔着铁栏杆望着她。

“师姐……”

“别喊我师姐。”赵素皱眉,无意中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便开始撕心裂肺地咳起来。

“师姐,我,我去找人给你换药……”红衣女子慌张起来。

赵素微微平稳了呼吸,眸中尽是厌恶:“收起你那虚假的慈悲吧,江春。”

红衣女子的动作僵住了。

“既然把我关起来了,又何需顶着一张假面来见我?”

“我能怎么办?!”江春吼了起来,眼眶通红一片,“放任你去刀山火海?让你去送死?我做不到!”

“可那是你师傅!”赵素死死盯着她,“你心中就没有一点担忧愧疚?”

江春有些麻木:“愧疚?他自作自受!如今你还想替他说话么?教出我这样的弟子也是他自作自受!”

“别说了,江春你闭嘴。”

江春执拗地看着她,眼泪拼命往下掉:“我做错了什么?”

“把你心里那点扭曲收起来吧,”赵素有些艰难地开口,“你有这种想法……是我们的错,但你不能再这样扭曲下去了……”

“我扭曲?师姐你问问你自己,你就没有这种念头吗?”江春一掌拍在铁门上。

空气安静了片刻。

“你要是没有这种念头,为什么在我屡次三番想要越界的时候没有阻止我?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你敢说你对我没有一点点——”

“够了!”

“呵……”江春冷笑,“怎么,听不得这种肮脏的情感?见不得人了?”

赵素仰头看着屋顶,突然笑了。

“江春,你过来。”

她望着她片刻,最终还是靠近了。

“耳朵伸过来。”

她照实做了。

赵素趴在她耳边说了句话。

江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然后眼前一黑——


(二)

第二盏茶。

杏花村一霸,乃江春是也。

江春是村里地主从人口贩卖市场买回来的,本来想当丫鬟使,奈何地主他老人家一直没有孩子,江春正好合了他眼缘,就收作义女。

而这丫头是个恃宠而骄的性子,又像小男孩似的,刚及笄便已成村中第一小霸王,没几个人敢娶她。

正值隔壁村闹出来了瘟疫,杏花村由于较为封闭,躲过了一劫。但还是有很多行医的善人到了这儿帮忙。

于是小霸王就每天蹲在大石头上,盯着行医队伍里看啊看,以示自己的威风。

看着看着,就不太对了。

这群在世华佗里有那么一个姑娘格外显眼,一身素白的衣服,好看得似神仙,话却很少,平时也没什么表情。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怎么老是端着个架子呢?

小霸王江春很不高兴。

但是她在与人交流上不太擅长,只听村里最有学问的大壮说过,要“知己知彼”“扮猪吃老虎”之类的,她不太懂,总而言之就是先讨好,再下手。

于是村里人每天都能看到,曾经的一霸突然转性了,每天粘着小医师,不是抓蛇抓蜘蛛给人家看,就是拖着人家下河游泳。

画风十分狰狞。

后来小医师恼了,一张冒着仙气的脸皱成一团:“江春!你到底想干什么?”

即使是稳如江霸王,此刻胸中也充满了悲壮之情。

这一刻终于到了吗?

然后小医师就看到面前的小姑娘后撤几步,一脸严肃地大吼:“赵素!我们决斗吧!”

哈?

江春觉得此刻自己眼中充满了杀气。

赵素没绷住,咯咯咯笑得特别愉快,声音跟村长家的风铃似的。

还挺好听。江春这么想着,脸慢慢红了。


(三)

第三盏茶。

北边的五胡又向南方进了一步。此时的梁国兵荒马乱,外族就快打到他们家门口了,而举国上下竟无一个是男儿,全都畏首畏尾,甚至有人提出让步和谈,甘愿被外族统治,只要保住他们皇室的地位。

一片混乱中,也总有人闲不下来,想争他个上下什么的。

外面蛮族就要攻城了,这边机月公主还在往将军家的女儿身上泼脏水。

“就是她手脚不干净,妄想窃取父王从西域带来的项链!”公主的话说得很绝,满脸委屈。

作为将军之女,赵素脸上只是淡淡的,这个朝廷已经腐败至此,若是有更强大的统治者,那被称为奸臣叛徒也无所谓吧。

“没有做过的事,赵素问心无愧。”

机月公主刚想说什么,身穿铠甲的士兵就前来报信,说那蛮族已攻入皇城了。

群臣脸色皆变,那软弱的帝王和公主早就慌忙地准备逃走了。和谈的信件想已经发出去了,但蛮族人这么做,必定是不想和谈。

赵素必须留下。

江山是帝王的,但黎明百姓不是,她必须要会一会新的统治者。

她一步步登上城楼,望着浩浩荡荡的大军,心中有些凄凉。

领头的有一个姑娘,一身戎装,骑马射箭,英勇地冲过来。

“等一下——”赵素在城楼上喊道。

一群人站在底下,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也不知道这群人听不听得懂汉话。

“请先不要攻城——”

“放屁!”领头女孩的一声非常洪亮,把赵素吓了一跳,“都打到你们家门口了,还在这里放屁呢!”

赵素:“……”

“把你们老头儿叫出来!”那姑娘格外彪悍,想了想又道,“估计他也是跑了,但我要一个人!”

赵素看着她,半晌才开口:“你们要谁?”

“关你屁事。”

赵素:“……”

活了十好几年,赵素终于体会到被噎死的感觉。她还是好脾气道:“虽然人都跑了,但是说不定还能留下。”

姑娘看着她,喊:“我要找骠骑大将军之女,赵素。”

赵素:“我就是。”

姑娘:“哈?你是?我怎么不认识你?”

也许是她太不礼貌,赵素有些炸毛:“你谁啊需要你认识我?”

“我,江春!”

“啊?”赵素愣住了。

江春一脸自豪。

“不是……江春谁啊?”

江春:“……”


(四)

第四盏茶。

江春最近喜欢去听戏。

发现这个喜好,是因为那天跟董局嫁的少爷出去玩时,偶然喜欢上了一个唱花旦的。

哎,您可别误会这个喜欢。

党国大官儿的女儿不配喜欢什么人。

江春以前总是和各种官儿家的少爷小姐凑在一起,顺便帮自己父亲打听一下情况。南京城外红色遍地,眼看直逼长江,各家都在想着如何自保。

但江家不好脱身,他们知道的太多了,只能跟着党国走到黑,顺便把南京城里的卧底端了。

不说那么多烦心事儿了,台上那个唱旦角的看着冷冷清清的,可是有把好嗓子,唱得江春浑身酥酥麻麻的,舒服的不得了。

一般男子若是同戏子有交往,爱惜名誉的怕是会小心点,可她一个女子没那么多估计,听完戏就往后院走,一心想结交那个唱旦角儿的。唱戏的叫赵素,看上去一副清冷淡漠的模样,说起话来还颇圆滑,两人有些一见如故的味道。

赵素身世不大好,被人贩子卖来卖去的,辗转几次被现在戏馆的馆长买下,就定了地方,算是有了个家。江春不太在意这些,依旧把她当做好姐妹。

不知不觉间,就被套了不少话,她自己都没察觉,宛如傻子。

直到突然有一天,江家被查,说是给共×泄露机密,一家老小都被抓了,江春趁乱逃出来了,不知去哪就先去找了赵素。

赵素一脸复杂地看着她。

江春这才醒悟过来,她让赵素给蒙了。

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甚至还有点想……想把赵素摁在地上……亲?

江春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

赵素叹了口气,揉揉她的头发,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傻还能装出来?”

“你看我,就装得挺好的。”

江春扒拉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道:“不傻啊,没装傻。”

赵素静静看着她。

“那你还打算继续装傻吗。”她问赵素。

赵素没说话。

过了一会,她把江春推开了,说:“你快走吧,往东北跑,别说自己姓江。”

“那我姓什么?”江春靠近她了一些,气息有些不稳,“跟你姓?”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儿,江春刚想说什么,赵素突然欺身上前,堵住了她的嘴。

嗯,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现在没装傻,你呢?”赵素声音很轻。

江春被亲的七荤八素的,问她;“你是赵素吗?”

“是啊,不是我还能是谁。”

这样就算被卖了也知足了。


(五)

第五盏茶。

乐团里新来了个大提琴手,叫江春,用钢琴手赵素的话来评价的话,拉的跟屎一样。

有技术,没感情。听她拉琴是要死人的。

而这个菜比居然整天笑嘻嘻地,不思进取。

这天她找上了赵素,请她给自己比赛钢伴。赵素钢琴不算是顶尖的,但胜在稳,临场发挥从未失误,心态更是强。

她本想拒绝,可看到表演曲目以及江春开出的高价报酬后,十分矜持地答应了。

讲什么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女孩子家家就要学会心疼自己自力更生!

曲目是《西西里舞曲》。

于是每天琴房充斥着赵素怒骂的声音。

“你这个处理是要干什么?不需要炫技!感情全变了!”

“开头不要那么快!你要上天吗?”

“我的妈啊江春,情绪还能再飘一点吗?”

“我要炸了啊!你听听我钢伴不要自嗨行不行?”

孤狼型选手江春感到一丝丝迷茫。

“哎,小赵,对人态度好一点。”指挥顶着一头白发,笑得很慈祥。

“赵姐以前不是脾气挺好嘛,上次和我合小提琴都特别有耐心呢。”

江春用眼神刀飞向那个小提琴手。

不过几天之后,人们才觉察出来她们俩气氛的不同。

这两个人……之前就认识吧?好像关系还挺好。

虽然赵素骂人毫不手软,但看到江春躺在沙发上时还会随手丢上去一件外套;虽然江春被骂的狗血淋头,但你看她有一点难过吗?还不是一看到赵素就扑上去抱着!

这两人画风十分之清奇,但在台上,一个大提琴一个钢琴,优雅高贵,还是很养眼的。

最终《西西里舞曲》成功夺冠。

过了一段时间,乐团传出留言,某小提琴手目睹赵素逛奢饰品店,就上去搭话说了几句。

“赵姐,买东西送朋友啊?”

赵素:“嗯。”

小提琴手八卦心不死:“这么贵重,送男朋友的?”

赵素:“不是。”

小提琴手有点失望,就知道问不出来。

赵素面不改色:“是女朋友。”

小提琴手:“哦。”

哦?


(六)

女魔头叫江春,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江春。

她说:“我要见赵素,北冥派第一女弟子,你的师妹,赵素。

“我与她是旧识。”

谢无妄顿了顿,道:“赵素,她死了。

“她有东西留给你。”


赵素仰头看着屋顶,突然笑了。

“江春,你过来。

“耳朵伸过来。”

她照实做了。

赵素趴在她耳边说:“因为我不能只是你的赵素啊。”


小霸王一脸严肃地大吼:“赵素!我们决斗吧!”

赵素没绷住,咯咯咯笑得特别愉快:“好啊,但你不能胜之不武。”

“为啥?”

“我很可能会放水啊。”赵素笑得很明亮。


“我现在没装傻,你呢?”赵素声音很轻。

江春被亲的七荤八素的,问她;“你是赵素吗?”

“是啊,不是我还能是谁。”

“我从来没装傻,你干了什么我都知道。”


(七)

江春醒了过来,有些怅然若失。

谢无妄看着她,道:“结束了?”

她点点头:“替我跟赵素道谢。”

谢无妄:“她都死了,你让我怎么跟她说?”

江春笑了:“她死没死,谁又知道呢?带话的事你随意。”

谢无妄没说话。

“孤亭寒梅照素雪,一江春色映山城……”江春喃喃,“她给我留了五盏茶的时间,我还有很久的路要走呢。”


THE END


评论
热度 ( 4 )

© 南台永远爱渚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