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永远爱渚薰

孤独的尽头是自由。
瞅瞅置顶是个好习惯。

昨日天堂(完结)原创纯爱西幻(我果然是活在北极圈里的吧!)

昨日天堂(完结)     by南台

文案

若世人笑眼心盲,我愿舍身祭鬼。

 

他曾一度为那些愚民倾尽力量,仿佛被“神”一字蒙蔽双眼,他失了控,可我并不愚蠢。

 

“为何你不曾爆发愤怒?为何不曾脱去那虚伪的神的皮囊?”

“荒原里沉睡的野兽,比宇宙中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安静。

“你令我爆发,我为何要在你眼前爆发?你让我脱去身上的皮囊,以最真实的姿态立于这个世界,那这个世界会接受吗?你又会接受吗?”

 

懦弱的家伙,永远活在别人的眼里吧。

 

滔天烈火,他留下最后一眼,黑色的骨血与翅膀腐烂在记忆里,在恶魔的鞭挞下向地狱前进。那个少年,躺在自己的骨灰中,笑了。

 

“伊甸啊,”重逢之日,冰冷的眼神,带着笑意的嘴角,“我讨厌伊甸。”

 

“欢迎回家,我的朋友。”

 

☆主角:Lucifer&Samael

前期友谊,被目光和职责禁锢的孩子啊;后期恶魔,老流氓攻×傲娇少年受。

☆世界观:西方基督教世界,魔幻色彩,天使VS魔鬼,七宗罪的傲慢与暴怒。

☆视角三开,分别为①bystander旁观者②Lucifer路西法③Samael萨麦尔  第一人称+第三人称

☆关键词:绝望 堕天 炽天使 救赎

 

楔子     「Bystander」

bgm:Broken Night-Aimer

Lucifer望着天空的边境,炽烈的火光将一切染红,红得渐渐深了,中心都变成了黑色。那个人没入黑暗中,已看不清他发躯体。

他身后巨大的白色翅膀被烧成灰烬,他痛苦地嘶吼着,像是困兽,被这烈火灼烧疼了,于是心中的痛苦一并释放出来。

那嘶吼,比烈火更悲痛。

他滚烫的泪珠断线而落,将Lucifer的心口烧出一个洞口来。

空虚永远无法填满。

溃烂的皮肤剥落下来,他的叫声愈发凄厉,后背的肌肤上依稀可见尖锐之物破皮而出。

“呃……啊!”

声音穿破了整个伊甸。

Lucifer没有上前。

他看着整个过程,全身却似无法动弹一般,凝固在距离那人遥远的地方。

那是他用尽千百年也无法穿过的距离。

那人双目赤红,叫嚣着,泪水纵横着,面目逐渐丑陋起来。他望着自己正变化的皮囊,手足无措起来,捂着脸再次痛哭。

若有机会,他定会告诉他,他并不觉得丑陋。

“呜……呃……呜呜呜……呃啊!”他崩溃地大吼,身后的翅膀猛地冲出,代替了先前的白羽。乌黑的骨沾着血液和火星,他跪在伊甸的云层上,无助地哭喊着。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

Lucifer呼吸一窒,厌弃自我的眼神。他声音几近颤抖,险些要爆发:“……好。”

他竭力平稳呼吸,缓缓道:“伊甸……无法原谅你,我替他们放过你。”

那人绝望地望着他。

他喉咙干涩。

但我不想放过你。

我想把你锁起来,锁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

“我……”Lucifer抬眸触及他眼神,忽然无话,“……你走吧。”

他极慢地站起身子,露出满是雪色的脸庞,身后灰暗的翅膀缓缓扇动。

他腾空向下望了最后一眼,转身,迅疾地向下俯冲。

伊甸重归平静。

 

bgm:花葬-芝麻mochi/梦璟SAYA

(一)     「Lucifer」

第一次见到Samael,是在伊甸之东的炽天使小讲堂上。

玛利亚抱着一个银色卷发的孩子,微笑着向我们介绍:“孩子们,这是Samael。”

那孩子并不慌张地看着我们,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包容。

对于一个小炽天使来说,过早拥有的包容。

之后的日子里,很多很多年,玛利亚一直说Samael天生具有神性,会成为受人们爱戴与祭拜的神。

我并不想爱戴他。

玛利亚也说过,我很冷漠,但并没有指责我。她不指责,总有人指责,像是加百利,再比如乌利尔。

上帝同时赋予我们炽天使位格,为何令他生来就有神性?又为何令我具有一些丑陋的人格?

那么在他眼里,我该有多么的可悲。

之后在一次小行动中,我们被委派去人间捉几个小鬼,我和Samael被分到了一个小组,任务时间是破晓前。

过程中,一向看起来和善好接近的Samael显得对别人有些抵触。当小组分头行动的时候,他主动靠近了我。

我有些诧异,低声询问:“怎么了?”

他没说话。

我捉住他的手,感受到他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

“你……”我有些犹豫,“你怕黑?”

他依旧是沉默,头埋得更低。

银色的发旋与白皙的脖颈映入我眼帘。

我安抚地拍拍他后背,顺势揽过他肩膀,道:“没事,我不告诉别人。如果害怕就说,我在这。”

我听到他吸鼻子的声音。

不管了。我下定决心,一把抱过他。

胸口有凉凉的触感,我愣了一下,没有松开手。

Samael明显也有些震惊,他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挂满泪痕的脸直直落入我眼中。

就是那一眼,让我决定,永远不让他看见黑暗的东西。

永远。

 

【笔者的废话:小朋友Lucifer立flag啦!

PS.①乌利尔应该是男性,我强行改性别了;

②Samael是七宗罪的暴怒,不是撒旦!以及天主教教义里只有七个原罪,别跟我扯什么十宗罪谢谢您嘞。(雷点勿踩)补充一点,种葡萄让亚当喝了酒的是萨麦尔(Samael),但总有人认为是撒旦。】

 

(二)     「Samael」

伊甸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他们从前就与我说过,炽天使都要去往伊甸。我从前是个很孱弱的炽天使,因自身的弱小,位格形同虚设。

可玛利亚说我会变得很强大。

我不懂。

也不懂为何Lucifer对我总带着几分客气。

Lucifer对谁都很客气,对我时尤为明显一些罢了。

但这些都不足以困扰我。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每一天伊甸不同色彩的云,以及,人间是什么样子的。

若人间美好,我便守住这美好;若人间疾苦,我便消除这疾苦。

可是,当我离开伊甸去往人间历练时,我发现,美好与疾苦,似乎哪一种都不足以概括这个地方。

我想做些什么,却无从下手。

“我陪你一起去吧。”

“啊?”

当我无意间对Lucifer说出我的困惑时,他如是道。

“陪你一起,去为人间做些什么。”他神色很平静。

“那……怎么做呢?”

“去教堂。”

“教堂?”

“对。去倾听人们的祷告。”

“然后可以帮他们完成愿望!”我激动起来。Lucifer总有一些好点子。

他却皱了皱眉头,半晌才道:“也不一定是帮忙完成愿望,听听就好。”

我没再说什么。

我们在教堂坐了一个礼拜,期间,在Lucifer的竭力制止下,我帮了几个人一点小忙,而他完全没有插手。

玛利亚说得没错,他是过于冷漠了。

之后便出了一点小意外。

一个信徒祷告说希望有钱吃饭,我就变了几个金币送到他们家门前。他似乎觉得很灵验,第二天又来了。

我有些犹豫。

“不可,”Lucifer冷静地看着我,“你这样会助纣成虐。”

“为什么?”

“人是贪得无厌的。”

“那你是否过于冷漠了呢,Lucifer?”

他顿了一下,道:“随你。”

接着好几天,那个人都来了,我忙于帮其他人,随手又给了他几个金币。

事情的转变在第五天,我忘记了这件事,离开了教堂,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发现耶稣的圣像被污染了,布满了蔬菜汁。修士们围着一个人,面目愤怒。

“这算什么破神?!上帝呢?上帝去哪了?我的金币呢?!”

正是之前那个人。

Lucifer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无力道:“……人并不全都如此。”

“大家都以为他是疯子,”他以为不明道,“因为从前神从未显灵过。”

我真的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笔者的废话:神从未显灵,从未帮助人类,从不随意改动这命运。

所以只有我们自己能改变哇!】

 

(三)   「Lucifer」

我伸手拉住Samael,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也对,我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神,我无法理解他,他无法理解我,很正常,其实我完全可以没什么所谓的。

但……Samael想在人前现身,这太冒险了。

于是我开口道:“没用的,你说你是神,你觉得他们会信你?”

“我可以变出金子证明给他们看。”他很认真地看着我。

傻子。
他好像完全不了解人性的丑陋。

“他们不会信的,你会被当成女巫抓起来。”

“可我是男孩子。”Samael坚持。

“你长得就像女孩子,”我更无奈了,“这个你怎么证明?”

Samael脱口而出:“那我可以脱……”

我猛地捂住他的嘴巴。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有些发火地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看着他那双眼睛,就是生不起气来。

该死。

不过既然阻止不了他,不如满足他的意愿,事实胜过言语,要是他惹了麻烦,大不了我带着他一走了之。

“那你去吧,别做得太过了。不要乱用术法。”

我不想陪他闹太久,叮嘱完之后便去别的地方了。顺便调查了一下那个人,他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惯偷,好吃懒做,整日求神拜佛的,并不值得怎么怜悯。可我有一点不好的预感,只想赶紧回去看看Samael。

可时间就是这么巧合,上帝连我们也要捉弄。

那些围观群众的反应如我所料,他们不信Samael,因那个小偷弄脏了圣像而对他拳打脚踢。Samael很乖,没有用法力,完完全全用自己的身体扑上去挡住了。

我冲上去拉开他:“出来,Samael!让他们打!”

“那怎么可以!”他眉毛全纠结到了一起,我第一次看到愤怒出现在他的脸上。

我强行把他拽出来,克制着说:“不要插手太多事情,难道玛利亚没告诉过我们吗?”

提到玛利亚,Samael果然顿住了,可还是倔强地咬住嘴唇。等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跟玛利亚告状,他太偏执了。

那个人被活生生打死了。Samael的力气比我小,他扯不动我的。

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使用术法。

于是我震惊地看见,Samael让那个人起死复活了。

一旁的修士们眼见这种事情发生,脸上的表情仿佛自己全家都死了,集体下跪,甚至有几双手扯住了Samael的衣摆。他有些慌张。

人类,肮脏而下贱的人类。

 

【笔者的废话:Lucifer真实身份大揭秘!他居然是——祖安人!

再啰嗦几句,(挠头)因为这篇文主要是突出两个男主之间的情感过程,配角有一些被丑化了,比如修士和小偷。而L和S的性格都被夸张了,都很偏执。可能有人会比较讨厌Samael,要是他是女的,估计就是那种作死女主哈哈哈。但是,角色,即使是神灵,也需要成长的嘛,还请大家多多担待,他真是我亲儿子,黑化之后就是了(叉腰)。】

 

(四)   「Samael」

Lucifer把他们都打晕了。

“你这是做什么?”我有些不解。

“把他们的记忆消掉。”他并不看我,我猜他是有些生气了。

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Lucifer顿了顿,还是开口:“回去之后,不要跟玛利亚提起这件事。”

我微微瞪大眼睛。

他想包庇我。

我知道我犯错了。可我并不能理解这错误,只是知道这结果是不对的。至于玛利亚……即使我们不说,她早晚也会知道这件事情。

回伊甸之后,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却一直想不明白,Lucifer仍是从前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但我好像出了点问题。从这次去人间,我就发现我身上的一些问题。

我似乎有些易怒,比以往要易怒得多。或许是一些东西困扰着我,我说不清,但莫名很烦躁。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玛利亚找我。

加百列说玛利亚想见我,当我快走到玛利亚的小教室时,忽然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

是Lucifer。

我有些诧异。Lucifer不大喜欢同玛利亚一处,每次提起她大多是想震慑我。

Lucifer的声音有些清冷:“玛利亚,您依旧坚持认为Samael的神性是完美的么?”

玛利亚的声音如往常般平静:“孩子,是否是你过于冷漠了呢?”

“教堂那件事,您已经知道了吧?”

“当然。”

Lucifer微微吸了口气:“那您怎么认为?还是说您坚持将我们差别对待?”

“神的孩子没有分别。”

“那我与您也没有分别吗?”Lucifer语气有一点冲,说完他自己也发觉了,声音低了下去,“抱歉,玛利亚。我可能与其他的神的孩子不太相同,我喜欢看别人的悲伤,那会让我更清醒,甚至是有快感。”

玛利亚的声音如叹息:“孩子,这并没有什么,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歧途。”

Lucifer没有接她的话,自顾自地说着:“可我那天看到Samael的悲伤时,我一点也不快乐。”

我呼吸一滞。

两人都沉默了很久,玛利亚轻轻开口:“孩子,我明白你的话了。”

Lucifer笑了:“您是明白我表达的意思了。但您仍然不觉得您是错的,对么?”

玛利亚没说话。我可以猜想到她悲悯的目光。

“我会向您证明,您是错的。”

Lucifer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与我撞了个正着。

他的脸上有些局促,像小学堂测试作弊被抓的乌利尔。

我没听懂玛利亚明白了什么,但我不认为刚才Lucifer在说我坏话。似乎有什么我没有注意过的东西,在慢慢浮上水面。

 

【笔者的废话:虽然我不想剧透但是我好想bb哈哈哈,这里是老路打开柜门的地方!

神之光乌利尔、大天使加百列请移步百度。】

 

(五)  「bystander」

那是人类历史上极其悲惨的时刻。

黑色死亡笼罩着十四世纪的欧洲,尸横遍野,人们面若死灰。而没有人懂得如何免除这场瘟疫,反而有大批的教徒涌入教堂,祈祷着自己能够存活。人们聚集,祷告,恐惧蔓延,可并没有等到救世主的到来。

关于瘟疫的隔离,只是在门上写一个大大的“P”字,而这字母也迅速席卷了欧洲大陆。

千万人死亡。

Samael根本无法忍受这样的光景,立即请求玛利亚将他派往人间。

这一年他与Lucifer都已成熟,相当于人类十八九的年纪。

玛利亚的眼神很悲伤很悲伤,她只是摇着头叹息道:“孩子,黑色死亡降临于人类,那时任何的善举都会助纣为虐。”

“可我们不是神吗?”Samael的声音充满无助。

玛利亚转身走向更远的地方,忽而停下来,似是无奈地说:“你想去,便带着Lucifer一起吧。”

 

人间地狱就此在眼前呈现。

无数腐臭的尸体堆叠在一起,上面浮着大大小小的肿块,皮肤下黑色的斑点清晰可见,惊惧在死亡前最后一瞬间爬上他们的脸。破旧的门上隐约可以看到那黑色的、瘆人的大写“P”。

Samael原地静止了好一会,大半张脸处在阴影之中,看不清神情。

Lucifer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说:“走吧,去教堂看看。”

 

还未推开那扇形同虚设的门,便听见一个年轻人的声音,隐忍着愤怒:“天主对人类真是残酷到了极点!”

Lucifer的手指僵了一下,微微蜷缩,继而收回,回头自然地对Samael说:“我们从后面悄悄进去。”

他看着Lucifer,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Lucifer:“你打算怎么帮他们?”

Samael:“先将这些未感染者转移,其他事再从长计议。”

Lucifer点点头:“这里感染太严重了,尽量先确认他们都是未感染者,再迅速转移。”

两人迅速达成共识,说实话Lucifer有些惊讶,却也没有多想。

这么多年了,Samael也应该长大了。

 

【笔者的废话:结合事实!查资料的时候没想到以前意大利也这么勇啊!黑死病时期YQ最严重的是法国和意大利,这里背景参考大致在意大利,因为手头资料描写的很多都关于意大利2333,那个年轻人……原型是薄伽丘(?),咳,他是在佛罗伦萨的亲历者,留下了很多宝贵的作品、资料。当时医学条件太落后,隔离做得也很不到位甚至根本不隔离,只知道不要接触传染者却不知道隔离微生物,公共卫生更是差。前几天出门发现好多人不戴mask,大家一定要注意!越是最后关头越不能掉以轻心!】

 

 (六)    「bystander」

两个炽天使稍作休整,Lucifer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直觉告诉他要出问题。

果然如他所料,Samael不见了。

合着之前的妥协都是做戏,都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人长大了性格还是像原地不动的硬石头,越用力反而自己受伤。

他,Lucifer,根正苗红炽天使一名,现在很生气,且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既然Samael选择用这种方式糊弄他,就说明要出大事。

Lucifer迅速赶到鼠疫最集中的地方,可为时已晚,他去到的时候只看见奄奄一息的Samael,一张小脸颜色发紫,眼睛几乎要睁不开。

“能站起来么?”他看着那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男孩子。

Samael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按住肩膀。

想象中劈头盖脸的怒骂并没有到来,他反而有些局促,费力地解释着:“我只是……尝试吸走了他们身上的病毒,效果……还不错,我……也不至于会消失……我是神……”

说到一半,他忽然停下了,因为他察觉到Lucifer的身体正在剧烈地颤抖。

“……跟我回伊甸。”Lucifer声音喑哑得不像样。

他……他在害怕?

Samael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他,有些许的动摇,却还是开口道:“他们……他们需要我……还有很多人……”

“跟我回去!”

什么东西砸下来了。

下雨了。

又有什么在蜂拥而至呢?

是害怕会失去的恐惧吗?

还是说……成群的感染者?

“就在前面!天主降临了!他能救我们!”

“天主显灵了啊!”

“求求您了救救我的孩子吧!”

“天主先救我的妻子!我每天都有在祷告,天主一定会先救我的吧!”

Samael伸出手,尝试着再努力吸取他们身上的病毒,可却突然失去了能力。、

他转身,却看见那个人满目的泪水。

那个人竭力忍耐着,嘴唇抿成一条线,毫无血色,微微颤抖着。

他苦笑着对他说:“Samael啊,玛利亚……也是会生气的……”

“你越界了。”

 

【笔者的废话:默念三遍,不是渣受不是渣受不是渣受。微笑,阳光下姐姐依旧明媚。影子只属于光明不属于黑暗呀。】

 

(七)   「Lucifer」

我看见那些愚民叫嚣着冲向我们,指责着别人的欺骗与他的欺骗。他们的灵魂早已蒙尘,在这样的世界里,能信任的只有自己,连神灵的衣角都显得珍贵起来。

Samael的表情变得难以置信起来,就像多年前我们遇到的那个乞丐,那时他觉得无可厚非,而今冲击力却达到了制高点。

我曾害怕他神性超然,因而过度理想化,可即使是那样我也能护着。

我更怕他现在这副模样,发现他人的信仰不过像是世间最轻的羽毛,可以落在任何一个人的肩头。于是成千上万根羽毛压在一人身上成为千钧重负,而当大风袭来时,却恍然发现不曾有什么停留。

我带着他逃离,想去到世界上最偏远的角落。

“我带你回伊甸好不好?”

我是这么说的。

他的眼睛像是失去光泽的玻璃球,一动不动。

 

我们坐在伊甸门前的云端上,他始终不肯进去,说想在这里休息。

“Lucifer,”我应声看着他,他嘴角微微扬着,“你说,神和魔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我认真地看着他“有区别的只是人的眼睛。”

“那Lucifer,你愿意做魔吗?”

我沉默了一会,道:“我不愿意。”

“为什么?”

“因为我是懦弱的炽天使,只配活在别人的眼睛里。”

Samael笑了:“我可能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那里很黑。我怕黑。”

可是我不能再陪着你了。

 

【笔者的废话:每个人在真正成熟前,都是个动态的过程,大家慢慢看他们长大吧。】

 

 

(八)   「Samael」

我感觉身后的翅膀正在燃烧,灼热感直接穿透了我的心脏,疼痛得无法呼吸。

面对我的选择,伊甸想必不能够原谅吧。

我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向我的过去告别。

地狱太冷太黑,没有Lucifer的存在,只会更加难熬。不过那样也好,他没必要和我一起去忍受那痛苦。

我曾经想过很多遍他和玛利亚的那段对话,活了这么久,也知道了不少,他的心思如何,我不会比他少一分。

那样漫长的过去,什么时候才能忘记呢?

他说过了,他活在别人眼里,我又何必强求他?

只是,生不同衾,死亦不能同穴,多少有些遗憾。时日久了,这念想或许就能断了。

 

“陪我演场戏,做给伊甸的人看。”我这么对他说。

“你就告诉他们,我因被人类侵犯神权过度恼怒,杀死了一个凡人,就此堕落。”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

他声音几近颤抖,险些要爆发:“……好。”

“伊甸……无法原谅你,我替他们放过你。”

我看着他。

“我……你走吧。”

我看了他最后一眼,附身冲向地狱。

那一眼啊,不在地狱,在人间。

今后若是被自己的骨灰埋葬,衣衫破烂着放肆,也值了。

地狱,属于我的天堂,我来了。

 

【笔者的废话:这里要说明的就是,故事情节皆为笔者杜撰,Samael非常牛,但在基督教中他的堕天和笔者写的完全不同。在圣经中Samael因为带不走摩西的灵魂被上帝谴责因此堕落,我觉得emmm这样心灵有点脆弱哈哈哈哈,而且我比较喜欢强冲击导致堕落,不喜欢那种心理委屈巴巴纠结着堕落,不帅气哈哈哈哈哈。以及他带不走摩西是因为摩西见过梅塔特隆,所以Samael和梅塔是宿敌,这里就不给他出场机会了。】

 

(九)  「bystander」

黑死病席卷世界后,不知过了几百年。

在地狱偷得清闲的Samael突然听说了一件大事。

“老大!老大!皆大欢喜啊!”一个小鬼欢天喜地地跑进来。

Samael有些不耐烦:“什么事啊一惊一乍的!”

小鬼唯唯诺诺地道歉,接着说:“有个炽天使想不开,把伊甸给炸了!”

“哟,是吗,”Samael挑眉,“那不是很爽。”

“那个炽天使分配到咱们这儿来了!可得给那些高傲得要死的天使们点颜色看看!”小鬼开始脑内预演。

Samael也蛮有兴致,说不定还是自己哪个老朋友呢。他招招手:“把那个新的堕天使资料给我拿过来。”

“嗯……天使长……光之使者……”

他脸色瞬间变白,手中的羊皮纸落在地上。

小鬼小心翼翼地凑过来:“老大?有什么不妥吗?”说罢他自己拿起羊皮纸,喃喃念出:“Lucifer……”

Samael捂着脸,久久不能平息。

 

面对大开的地狱之门,以及一群不知道是什么的妖魔鬼怪,Lucifer其实有些惶恐,每一个看上去都不太好惹。

不过,总算把他经历过的堕天之苦经历了一遍,只是心中愈加疼痛。

这么多年过去,他一直在很努力地学习,不去在乎别人的目光,这对于一个神来说挺难的。

现在他学会了,也更加得目中无人起来,更加……傲慢起来。

只是面对未知的时候,任谁都会手足无措起来。

 

大厅一路铺着很长的深色地毯,两边是拿着刑具的一群恶魔,他缓缓走着,尽量不往两边看。

走廊尽头,一个银色卷发的青年人站的笔直,眼睛是鲜红的血色,熟悉又陌生。

Lucifer停下脚步,望着那人。

那人笑着打开了双手,眉间自带几分不羁:

“欢迎回家,我的朋友。”

 

The End

【笔者的废话:终于写完了!删减了一些部分!】


评论 ( 3 )
热度 ( 6 )

© 南台永远爱渚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