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永远爱渚薰

孤独的尽头是自由。
瞅瞅置顶是个好习惯。

【飞云系】月笼纱

月笼纱

飞云系(陈飞宇×罗云熙) 小甜饼  元宵节快乐!

文by 南台

罗云熙斜倚在沙发上,年后的工作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但还是会怀念节日的悠闲与热闹,以及……那个笑容明朗的少年。

他闭了闭眼,尽量压下这种被别人称之为“思念”的感觉。他不想自己是脆弱或依赖着别人的,可闭眼不到半分钟,他又懊恼地睁开眼,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界面,踌躇着打下几个字:“元宵节快乐。”

对面回复得很快:“元宵节快乐!”

罗云熙嘴角不自觉扬起一点弧度,心情平稳了一些,但是手机上很快又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他捧着手机等了一会儿,那小孩儿竟补了句“男朋友”。

他的心脏一瞬间急剧加速。

罗云熙搜肠刮肚也没想出怎么教训这个没大没小的年轻人,手机又震动了,这次是条语音:“罗老师,看窗外。”

青年人偏低而又温柔的声音就这样流淌进耳朵,令人恍惚又不自觉地遵从。他站起身走到床边,抬头望向窗外,脖颈显出美好的弧度。四下一片漆黑,忽然有个影影绰绰的黑色物体向楼下移动,紧接着一束花火闪耀起来,火光四溅,青年的脸庞也被这火光映照得熠熠生辉,虽然看不明晰,可依旧让人怦然心动。

罗云熙再也无法淡定下去了,他按下通话键,看着那人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又笑得那么傻。

“怎么来了?”说完罗云熙有些后悔,听起来像是在赶人。

不过那人毫不介意:“今年禁燃烟花爆竹,只能放这种小玩意儿。过年的时候你不是和家里人一起吗,我想着那时候没能陪你,就来了。”

罗云熙说不出话来,半晌猛然惊醒,道:“陈飞宇……”

陈飞宇仰头看着阳台上的他:“嗯?”

他弯起眼睛笑了:“外面太冷,快上来吧。”

“好!”


陈飞宇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很放松。他牵起罗云熙的手,把玩着他的手指,而后又轻轻包住那只手。罗云熙觉得心口像是有人用羽毛轻挠,痒痒的,有什么情绪在发酸饱涨。

他轻咳一声:“前几天……营销号挺烦人的,你还好吧?”

“他们就是过节也闲不住,你不用管他们,”陈飞宇不在意,反倒是看了看他,笑得有点无奈,“云熙,你是不是不太习惯这样?”

他眸子轻颤,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三十二岁了,自认为经历过不少风月,可面对眼前的人还是手足无措。不习惯是真的,不习惯依赖,不习惯与思念的感觉相处,不习惯差着这样的年龄还是被吃的死死的……

陈飞宇一下一下敲着他的指节,缓缓开口:“我前几天在一个视频网站上,刷到了当时拍《皓衣行》的路透,拍戏的时候没注意看,现在看来,却有全新的感受。”

“什么感受?”罗云熙直觉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

他接着道:“其中有一张动图,是我去掀你的……你的头纱,应该是叫头纱,那个时候只是下意识做了,现在却很羡慕那时的自己。”

罗云熙有些无语,头纱?亏他想的出来。刚想纠正一下,却看见陈飞宇盯着他,眼神专注又热烈。他一下子明白过来——陈飞宇是故意叫错的。

陈飞宇说:“掀了头纱,就仿佛真的在婚礼上一样。”

罗云熙心里很理智地知道,现在谈婚论嫁不仅过早,还过于希望渺茫,但他也知道,陈飞宇就是想逗逗他。一想到自己被比自己小十余岁的人这样调戏,他就羞恼无比,开口反问:“你很怀念那个时候的场景?我家里没头纱,倒是有个饮水机套。”

陈飞宇眨了眨眼,绷不住笑了,笑着笑着就倒在他的男朋友身上,额头抵着罗云熙肩膀。

罗云熙眯眼,等他笑够了还真去把饮水机套找了出来,整体为白色,顶部是偏硬的平面,周围的纱不算厚,大小刚好够把脑袋放进去还有些盈余。

陈飞宇带着笑意看他:“你真要戴这个?”

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光顾着气,不小心自己坑害了自己。

“那不许反悔了。”陈飞宇接过“头纱”,很小心地罩在他头上,神色庄重认真。

白色的薄纱隐隐约约挡住了视线,青年人高大的身形却存在感更强,热度仿佛可以点燃空气。罗云熙没说话,心跳鼓噪如雷鸣。

修长手指撩起白纱,月光顺着那处缝隙倾泻,他低柔的声音在耳侧徘徊。

“师尊。”

“晚宁。”

“罗老师。”

“云熙。”

他顺次喊着这些称呼,目光缱绻,与罗云熙的目光相触。

他像是再也忍不了似的,顷身向前,又不敢一下子靠的太近。

罗云熙心里很疼。这人待他如此珍重。他先陈飞宇一步,吻住他的唇。

陈飞宇瞳孔地震,下一秒又迅速的反应,追上去回吻,唇齿厮磨,连带着一起吻上了月光。“头纱”早就不小心被蹭到了地上,月亮却十分委婉地,为四周笼上一层轻纱。


陈飞宇挑着眉看他,笑容却像一只摇着尾巴的狗,满足又嚣张,那表情在问他今天为什么这么主动。

罗云熙耳垂都红了,还是道:“我……想你了。”

陈飞宇愣住,然后猛的把他抱在怀里,下巴蹭着他的发顶,柔声道:“想我了,难受了,都可以告诉我。不习惯也没关系,我不急,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你习惯。”说完执起他的手,在手心落下一个吻。

罗云熙笑了。他看着陈飞宇,眼里像盛满了星光。他笑着说:“好。”

评论
热度 ( 21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南台永远爱渚薰 | Powered by LOFTER